清明记事
2019年04月03日 张质颖

我对清明节的概念启蒙于母亲。我很小的时候,母亲偶尔向我们讲起我祖父的好:“你们没见过你爷爷,他是个非常好的长辈。尽管我只和他相处2年多,但对我很尊重、很照顾,……等清明节到来时,我要给你爷爷烧几张纸。”(奶奶是在爸爸八岁时去世的,母亲没见过,否则,母亲一定会常常讲奶奶有多么好。母亲就是那种你对她好一分,她会夸张地念你十分好的人。)

那时,我没见过母亲清明节去给爷爷烧纸的,但我知道了清明是祭奠先人的节日。

当我上高中时,第一次过清明节:学校组织全校师生去距离学校一公里左右的烈士公墓开展祭奠活动。去之前,老师说了4条纪律:1、穿戴整洁、素雅的衣服;2、路上行进中保持安静,禁止到闹和笑声;3、到陵园后保持庄严的仪态。4、祭奠全过程心怀崇敬。

那天下午,全校15000多名师生心怀敬仰的心情,踏着春风,安静有序地、非常愉快地到达烈士陵园的。是的,是愉快的,因为紧张的高中生活,让我们每天困在书本里,太难得有一次春游的机会,所以,我们每个人,起码每位学生的心中没有“欲断魂”的感觉。

到达烈士陵园时,立刻被庄严、肃穆的气氛包围,让人不由得肃然起敬。我们众人严格按照主持人的要求:向英烈默哀、三鞠躬、聆听悼辞、参观烈士纪念堂。

这次活动,我印象深刻的有三件事:

一是我羡慕的女孩。

我们众师生在烈士陵园纪念碑前整齐地列队后,人群中走出2名女学生,她们身穿白色上衣,抬着花圈拾阶而上,静静地把献花放在烈士纪念碑前。

当时,我内心无比羡慕那2名长我一个年级的同学。是的,很羡慕,因为他们是我们15000多人中的佼佼者,真的是万里挑一:她们学习成绩好、品德好、形象好。

那次见过这2个女孩后,我经常追逐她们的身影:食堂里、操场上、走廊里,我常向他们行注目礼。

缘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,我根本没想到,我仰视的女孩居然我可以认识,而且是她来主动认识我。

那是一年后的某个周末的下午,2个女孩的一个,来我宿舍看我。她告诉我她叫:张x文,给我带来好吃的(具体是什么,我现在忘记了)。她告诉我:她舅舅是xxx(我父亲挚友)。哦,原来如此,我和她居然有这个缘分。

我当时应该是受宠若惊吧,几乎不知道怎么与她交流。更让我无法原谅自己的是:此后我居然也没与张x文有过任何互动。

此刻让我在这里为自己的低智商找个借口:上学时年龄太小,不懂得与别人交往;成年后,工作忙、生活压力大。

1993年,我回家探亲时,父亲告诉我一件事:“张x文在福建某火车站工作,他的丈夫是她同班同学,分配到一起工作,也是福建人。但是,他的丈夫已经去世了。因为她的丈夫太优秀,工作3年,就提拔为副站长。可是,刚提拔没几天,因铁轨上有积雪,本来有清洁工负责的,但她的丈夫因是刚上任的领导,就主动清扫积雪,结果被列车当场撞死。”

凄惨!

x文现在怎么样?

前几年,父亲讲:“张x文现在上海,工作非常出色,年薪很高,对父母很好。尽管已经再婚,还经常与第一任丈夫的父母保持联系,尽孝道,得到无数赞誉。”

x文的故事,常激励我最更好的自己,忘却不快、不断前行,让自己每天进步一点点。

二是震撼的文采。

那天我们向烈士鞠躬后,一位大约50岁左右、戴深色眼镜、瘦瘦高高的男老师走到烈士纪念碑平台上。印象中,他好像姓刘,这里就叫他刘老师吧。刘老师朗读自己写的缅怀先烈的悼辞,他的声音洪亮、磁力十足,每个字都饱含对革命先烈炽热的崇敬和怀念。文章文笔极佳,气贯长虹、字字珠玑、层次清晰。那时不像现在可以要个电子版的文稿,好像也没有复印的概念,只觉得文章太美,我无法全面吸收。我当时想:如果此生能达到刘老师的文采,就是没白活。

尽管我今天已经忘记悼辞的内容,可以,这位老师的语言感染力让我至今都不能忘怀,就是现在想起来,也依然让我心潮澎湃。刘老师的每句话都化成了一个生动的电影镜头,我仿佛听到英烈们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声音,仿佛看见烈士们在我的面前耗尽最后一滴血。

这篇文章的感染力对我来讲意义重大,我不敢忘却今天幸福来自无数先烈的牺牲、来自先人、长辈们的付出,也让我时刻保持警醒,告诉自己:感恩前辈、感恩领导、感恩朋友、感恩家人,让自己付出更多些。

三是烈士家人朴素的感情。

在烈士纪念堂里,我最要好的女同学,指给我看烈士名单里一个名字:李xx19岁,籍贯xxxxxx,牺牲地点:朝鲜。这是她的亲叔叔。

我和这位同学每天形影不离,但她从没说过她有一个烈士亲属,她的家庭包括他的爷爷奶奶也都本分在农村生活,从没向政府要过任何补偿。他们全家都认为她叔叔的牺牲是祖国的需要,是时代的选择,他们家出了一位烈士是家庭的荣誉;假如向政府讨要什么补偿,那是对烈士名誉的玷污。所以他们欣然接受李xx的长眠于朝鲜,让李xx的名字悄然地挂在纪念堂里,很少对外声张、也不用这个荣誉换取任何利益,以此来维护自己亲人的名誉。

这件事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处事之道,让我不计较得失,做个默默地无私奉献的人。

可以这么说:高中时期的清明节,对我教育意义非凡,直接影响了我的人生观。

 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信息反馈 | 诚聘英才 | 隐私声明
版权所有(C) 2015 中国冶金地质总局第二地质勘查院 保留所有权利